翻页 ? 夜间
永恒中文网 > 平天策 > 第九百六十六章 结合
????本文来源:https://www.yhzwxs.com
????心脉是人的气血运行的动力源泉,修行者的任何真元功法,都有强化和控制心脉的法门,即便是在遭受身体重创时,真元往往也能够护住心脉,让心脉用最为适合当时方式的状态运行。

????若是身上有巨大创口失血过多时,心脉的跳动会变缓,会尽可能的让浑身气血平和的行走,若是身体太过寒冷,或者祛除体内的邪气,心脉才会在真元的保护之下,剧烈的跳动,收缩,尽可能的催快气血的行走。

????然而此时,这名女子的气息,就像是某种莫名的来自远山的呼唤,白月露的身体里,就像是响起空谷之中的回音。她的真元自然的朝着心脉汇聚,却并非按她的心意护住自己的心脉,而是朝着心脉的血肉之中渗透而去,和她体内深处那种从未感知过的诡异气机结合,就如同从心脏内里伸出的一只手一样,不断的握着她的心脏,不断的攥紧。

????这是一种很古怪也很痛苦的感受。

????她只觉得自己的胸膛内里的血肉急剧的团缩起来,就像是她的胸膛被瞬间挖了一个空洞。

????她的心脏就像是脱离了她的身体,但又不彻底迷失在她的感知之中。

????一声痛苦的闷哼从她的唇齿之间喷薄而出,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微微往下弓去,她的心脏在这一个呼吸之间,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坚硬的小球,无数的血脉经络就像是绳索一般捆缚在坚硬的血肉之中,但也就在这个时候,她感到了自己和一个莫名巨大的空间相通。

????她的身外,似乎多了一个空旷的全新的天地,这片天地里,有许多天地元气和她此时的身体无比亲近,甚至在她动念之前,这些天地元气已经如同欢呼雀跃的活物,朝着她的身体里涌了进来。

????她的痛苦急剧的消失了。

????她感到了温暖和煦,就像是躺在某个温暖的怀抱中。

????她无比震惊,她的潜意识里,觉得似乎自己原本就属于那个世界。

????“你….!”

????她身旁不远处的天都光也再次陷入无比的震惊之中。

????天都光的呼吸都已经彻底停顿,在此之前,她确定白月露拥有着北魏皇族的苍狼血脉,所以她确定白月露才是北魏皇帝的亲妹妹,北魏长公主殿下。

????她的确定来自于魔宗和魔宗的部众们研究了很多年制成的法器,这是法器告诉她的结果,然而此时,不需要动用她那件法器,她都可以确定,此时白月露身外绽放的气息,并非是苍狼血脉。

????因为此时白月露身上绽放的气息,和那名女子一模一样,只是强弱不同。

????原道人和那名女子的身上都有一种可怕的杀机在荡漾,那件古怪的衣衫已经渐渐的缠入了原道人的肉里,就像是那种古墓之中的裹尸布一样,要渐渐的和血肉融为一体,但与此同时,原道人的这只手依旧朝着这名女子的心脉指去,一道剑气依旧在衣衫之中生出。

????但就在这一刹那,两个人身上的杀机都略微停顿。

????女子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。

????她好看的双唇都微微颤抖起来。

????她看着白月露,眼瞳里的神色无比的复杂,但更多的是感动,就像是一种相隔了许多年的久别重逢。

????“竟然是你。”

????她看着白月露说道。

????白月露的脑海一片空白。

????她心中莫名的知道,这名女子和自己一定有着莫大的关系,但此时,千头万绪,她不知从何理起。

????她不知如何回应对方的这句话。

????也不知该如何发问。

????她只觉得自己不像是平时的自己。

????原道人叹息了一声。

????此时正是对方的心神最为失守之时,他有着很大的机会一举杀死对手,但是他现在觉得没有必要。

????一声剑鸣再次响起。

????就像是被尘封许久的剑身艰难的和剑鞘脱离,他的手和那件诡异的衣衫脱离开来。

????他的手臂上出现了无数道血痕,渐渐渗出血来,但在下一刹那,有晶莹的真元包裹上去,他手臂上的伤口便瞬间愈合。

????“现在似乎可以谈一谈?”

????他看着这名几乎将他也逼到真正的女子,说道。

????这名女子点了点头,笑了起来。

????她的笑容里除了感动之外,多了感伤。

????她对着原道人认真行了一礼,道:“多谢。”

????她和原道人身上的杀机已经瞬间消隐,但是这座巨大的地坑之中,却有很多地方发出了剧烈的元气震动。

????那是许多遗族的人也意识到了什么,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情波动。

????“她是你的女儿?”

????原道人看着这名女子,又看了一眼白月露,说道。

????像他这样的修行者,已经经历了太多的事情,在这样的时候,他便不想再浪费时间。

????“不是。”

????这名女子坐了下来,当她体内的心脉恢复正常,她的伤势便不容乐观。她开始慢慢的收敛真元,尽可能的调理自己的伤势,“确切而言,她是我姐姐的女儿,从辈分上而言,我是她的小姨。但对于我们而言,她是我们失落太久的明

????珠,是我们的公主。”

????听着她这句话,天都光骤然意识到了什么,她看着白月露的目光,再次变得无比震惊。

????“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,但我应该可以很快说清楚。”

????这名女子看着白月露,示意让白月露在自己的面前坐了下来。

????“北魏皇族最早从北冥迁徙而来,北冥是冰封的高原,生活其中的部族以蓄养苍狼猎熊和猎鹿为生。其中最为强大的便是甄氏和元氏。甄氏是母系氏族,因为我们甄氏真正能够拥有强大隐性血脉的修行者,都是女性,我们族的男子,从来不会产生隐性血脉。而元氏相反,他们之中的血脉纯正的男子,才能产生苍狼血脉。”

????“你未必知道我们甄氏的存在,但迁徙的原因,你应该知道。”

????这名女子看着坐在对面的白月露,满足的笑了起来,“因为气候的变化,熊群灭绝,而鹿群迁徙的路线也有所变化,生活在北冥的各部族不得不相互扶持,开始了长达半年的迁徙,终于越过了漠北高原,进入了现今的北魏。”

????“我们和元氏的相处一直还算融洽,在长达百年的相互扶持之中,元氏渐渐成为北魏的主人,而我们则恪守我们的行事准则,若是没有任何的意外,我们就像是独立在北方的宗门,和我们的所有附庸部族一起,成为元氏管理北魏的最强有力的支持者。”

????“但在北魏迁都洛阳前三年,却发生了意外。”

????这名女子的笑容里,突然多了些惨淡,“你的母亲和北地一名很寻常的修行者相爱,生下了你,那名修行者…也就是你的父亲,叫做拓跋钊,他的母亲算是元氏宗亲,她母亲那一脉,往上追溯,是当年元氏远嫁出去的女子留下的血脉。元氏的女子不会产生苍狼血脉,远嫁出去的女子,和外姓结合,虽然也算是元氏的宗亲,但之后诞生的子女,自然也不可能产生出苍狼血脉。这在过往上千年里已经得到了印证。”

????“你的父亲拓跋钊也并没有苍狼血脉,所以当时你的母亲和他结合,谁也没有往苍狼血脉这一方面想,但生下的你,却是不同。”

????这名女子苦笑起来,她调匀了呼吸,慢慢说道:“你诞生之后,原本就应该只是拥有我们甄氏的隐性血脉白鹿血脉,但没有想到的是,我们不只是发现你拥有了苍狼血脉和白鹿血脉两者的结合,而且你的气息和我们的气息有所感应,便就是方才那种情形,当年当你的隐性血脉被激发的刹那,我们的隐性血脉也产生了异变。我们的隐性血脉,竟然也变成了苍狼血脉和白鹿血脉的结合。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